天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通灵古街 > 第三十章 闯祸了
    那是种直接作用于灵魂的深层交流,当大脑和各神经系统的反应,跟不上灵魂意识的速度时,就会发生我之前那一幕。灵魂意识超前,大脑思维、神经反应在后,身体表现出来的状态就会非常迟钝。就像有的人跳楼自杀前,看起来双目无神、行动迟缓,如同行尸走肉般往天台边缘走去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被鬼话迷住吗?”我忍不住问她,这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猫瞳少女说:“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没听见咯!如果它的灵魂波动得不到你的回应,沟通交流就不会存在,比如有人和你讲话,你直接忽略他,你们不就沟通不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不小心听了怎么办,就比如说我刚才?”我还是不死心,因为这很危险,我承认我有点害怕了。还好当初新郎鬼宁只是说几句话就走了,要是多说一会儿鬼话,陈青雪恐怕当时就被迷住了。

    猫瞳少女说道:“当然也有办法,有空我再教你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!你什么时候有空啊?”我有点心急了。

    她果然没给我好脸色:“你管我什么时候有空?你要着急找别人教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……我不着急,不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我又问她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没有?

    她又换脸变成俏皮可爱的模样,说道:“没事儿了啊,你现在可以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,你呢?”我是下意识的把她当普通女孩子了!深更半夜的,一个女孩子独自在街上确实不太安全,何况如她这般集性感、漂亮、妖娆、可爱于一身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哪知她忽地轻轻一蹦,几乎要贴到我身上来,她眨着那双奇异的眼睛,檀口中的热气不断吹在我脸上:“怎么?是不是舍不得我?那我可跟你回去了,反正你也是一个人睡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她吓得不轻,发誓在她面前的时候,再也不敢乱说话了。她要是真的跟我回去,再被陈青雪发现的话,我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。我脸色发烫,内心紧张,面上却赶紧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还是……算了吧,毕竟……男女授受不亲……”

    猫瞳少女鄙夷的推了我一把,害得我踉跄两步差点摔倒,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力气很大吗?但她却不以为然,既轻蔑又不屑地说道:“想得挺美,你以为谁稀罕跟你睡呢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咧着嘴,实在无语得很,

    为了赶紧离开,逃出她的魔爪,便对她说:“那你自己要小心,我就先走了,拜拜!”

    猫瞳少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说道:“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,你对面也住着一位客人哦!记住,是对面哦!不是隔壁!”

    话我是听见了,但却也让我疑惑了,我房间对面不是锁起来的杂物间吗?怎么会住着客人?而且那门,一看便是许久没人动过了。要说陈青雪房间对面住着客人还比较可信,那才是闲置的客房。

    我匆匆赶回去的时候,已经快凌晨三点了,我实在不好打扰他们的清梦,于是我决定了:爬墙!

    就这漆黑的夜晚来说,攀爬比跳要容易得多,因为看不清楚,跳的话容易摔跤或者崴脚。浴室的窗户临近那条巷道,而巷道是有围墙的,也就是说,我先爬上围墙,然后通过围墙爬上楼就容易得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还有一个问题,很多居民修筑的围墙,会在墙头插满许多尖锐的玻璃碎片,这些正好就是用来阻止别人爬墙的。我也不好去破坏那些东西,爬围墙行不通,我也只好另外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光线,我终于发现另一个可能行得通的办法。底楼用水泥砖砌的卫生间有排气孔,就是那种砌砖墙的时候故意留出来一些方形的空格。但位置一般都很高,几乎快接近天花板了,这种高度还是难不倒我的。

    我助跑了两步,纵身一跳,先在围墙墙面上踩了一步,借着力量一蹬,又改变方向跳到底楼洗手间的外墙上。我趁机伸出手,正好抓住其中一个方形排气孔。

    最后的动作就比较危险了,二楼和一楼之间的连接形状是‘T’的,而我就身在那个‘内角’上。想要够到二楼窗台,第一是用脚勾住排气孔,然后倾斜身体伸出双手。第二是踩着排气孔借力一蹬,使整个人离开‘内角’位置,然后把握时机‘扣住’二楼窗台。

    第一种安全一点,但是行不通,因为身子不够长,把不到二楼窗台。第二种难度大,也比较危险,如果没有成功把到二楼窗台,绝对会掉落地面屁股开花。但方法还是可行的,我还是选择了第二种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我最终成功了,从哪里出来再从哪里回去。区别是出去的时候有点惊吓但轻松,回来却出了一身汗。一上楼我就傻眼了,为什么非要纠结在围墙和厕所呢?吊脚木楼可是很好攀爬的……

    我放低脚步声,在经过杂物间的时候特地留意了一下杂物间的动静,果然听到非常细微‘嘎’声轻响。就好像是不小心碰到什么东西后的摩擦声,又侧着着耳朵听了一会儿,再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我便一头倒在床上,想着晚上发生的种种,还有那个充满傲娇,调皮又邪气、可爱又性感、冷漠又有点坏坏的猫瞳少女。我猜测那只黑猫的主人或许就是猫瞳少女无疑……

    想着想着,便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青雪昨夜休息得早,所以第二天早早就起了床,今天我们约好要去赵家,然后还要去王家一趟。

    敲就好久的门,我才终于被吵醒,眼皮沉重得睁都快睁不开,如同梦游般强行去门口开了门。陈青雪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的发红的眼睛和黑眼圈,说道:“昨晚没睡觉吗?都干嘛了?”

    我半眯着眼睛,打着哈欠,无意识的说:“昨晚见到鬼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青雪半信半疑的往房间里看了看,说道:“真的?看你这样子,不会是个女鬼,然后折腾了一晚上把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吓得突然就清醒了,这脑补画面的能力也太强大了,竟能想到我和女鬼那啥?我赶紧笑嘻嘻的解释说:“怎么可能呢?一会找时间我慢慢讲给你听!”

    我们吃过早餐后,收拾了一翻就出门去了。然后我把猫瞳少女出现,到我阴差阳错打死恶鬼,到翻墙回去休息通通讲了一遍。当然,有些细节还是需要跳过去的,不然引起误会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陈青雪听得一愣一愣的,我把手臂结了痂伤口给她看,她直呼太神奇了。之前那里可是并没有伤疤的,不过我可没有仔细描述止血的过程,毕竟画面太美,不是谁都能接受。我只是敷衍说,她随便弄了一会儿……

    刚到赵成裕家,赵成裕就面色凝重的对我们说:“恐怕要出事了!”

    我们问他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他皱着眉头说:“今早我趁晨练去检查九个封印点的时候,北边封印被人破坏了,破坏手法很简单,又不着痕迹,估计是个高手!”

    我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如果他知道他所说的高手就在眼前,会不会马上扑过来把我掐死?看来我还真的闯了大祸,事情既然已经发生,只有尽可能想办法弥补了。于是,我急切的问道:“那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赵成裕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放心,暂时一切还算正常,只是阵法的封印可能要提前解开了,原本封印一次,百年无忧,这次恐怕只能撑个一两年了!”

    我心生侥幸,问道:“被破坏的地方能不能重新封印?或者将它恢复原来的样子有没有用?”

    赵成裕摇摇头说:“没那么简单,所谓阵势,牵一发而动全身!破坏一处整体都会受到影响,就算封印也要整体从新再来过,也就相当于重新布阵。

    重新布阵可不容易,当初合四名隐士高人之力才布下封印,如今去哪里再找隐士高人?我想了想,又问道:“第一次封印的时候,那些高人不是说有彻底解决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赵成裕无奈地说:“有是有,需找到直接和当年那件事牵扯的人,了却那段因果,且还要找到本镇风水格局被改动之处……不过,从曾祖那时开始,赵家经几代人不断努力,到了赵某这里终于有了些眉目。再过段时间,或许就能成功找到那关键的地点了。”

    陈青雪陪着赵家奶奶聊天去了,赵成裕则准备教我简单的‘打鬼’法门。我误打误撞打死一只鬼的事,我是丝毫不敢提,否则我就是不打自招了,或许这就叫作做贼心虚吧……

    “我这里,有‘五雷斩鬼符’,是在原有的‘斩鬼符’基础之上,加了‘五雷正法’的部分雷霆力量组成。单一的‘五雷正法’借雷霆之力轰杀妖邪,单一的‘斩鬼符’却是借符咒力量调动‘五行庚金之气’斩杀恶鬼。两相结合,较单一的符咒而言,虽稍有威力不足,但却同时拥有两种法门的长处。

    而‘诛邪避煞符’,是仿正统的‘驱邪避煞符’而生。前者主诛杀,后者主伏邪拔煞,一般多用于治病救人……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泰国大学美女